日媒称新任驻华大使将会对中国施行各种招数

2019-10-13 05:51:13 来源: 晋城信息港

  日媒称新任驻华大使将会对中国施行各种招数

  资料图:日本新任驻华大使 木寺昌亾

  日本驻华大使丹羽宇一郎11月28日离任回国。2010年7月,丹羽成为首任“从民间而非官场起用的驻华大使”备受期待,如今送别他的则是一片叹息声。“命运坎坷”,日本富士电视台28日这样总结丹羽的在华任期,“他遭遇了两次中日关系的重大突发事件,均涉及钓鱼岛问题,这让他的努力终走向滑铁卢”。共同社称,丹羽在华任职期间努力尝试经济外交,但令人感到悲哀的是,作为驻华大使的他不得不被民主党的政治主导牵着鼻子走,“在重大问题上,民间出身的丹羽甚至得不到起用他的民主党的支持”。

  “以尖阁开始,以尖阁结束”,在26日的离任会上,丹羽这样总结自己两年零4个月的驻华任期。2010年9月,中国渔船在钓鱼岛海域附近遭日本巡逻船撞击,船长被逮捕,中日关系陷入紧张。今年9月,日本政府宣布将钓鱼岛“国有化”,引起中国政府强烈抗议。《产经》称,丹羽在离任会上向日中两国政府都提出了逆耳忠言。他称,“日中关系正处在风雨时刻,我心存遗憾”,“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不可妥协,但双方应从大局出发,保持克制和沟通”,“日中关系是超越夫妻的关系,夫妻尚可离婚,日中不能。人的寿命不过百余年,但日中是几千年的邻居。”不过,丹羽也称,“通过和不少中国高层人士的交流,我坚信日中关系有光明的未来”。

  针对丹羽的发言,中国外交部发言人28日说,中方将始终不渝奉行互利共赢的开放战略。中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和一贯的,重要的是日方正视非法“购买”钓鱼岛后导致的中日关系严峻局面,拿出诚意和实际行动,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使两国关系尽快回到正常发展轨道。

  “被淹没在钓鱼岛问题中的民间大使,日中外交新风试验失败”,时事通讯社26日以此为题评论称,在上任之初,日本职业外交家们就对丹羽的“专业能力”提出质疑。今年6月,丹羽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批评时任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购买钓鱼岛的举动“将给日中关系带来深刻危机”。报道称,这让“日本政府的担心成为现实”,“丹羽所说虽然是大实话,但不是作为外交官该说的话”。一名日本政府内部人士28日也对《环球时报》称,“丹羽毕竟是民间大使,缺乏外交经验。在任期间,他确实频繁到中国各地访问,但是他不是去做日中友好亲善大使去了。作为日本驻中国大使,他应该发挥能力,广交中国高层人脉,争取避免日中关系恶化到如此地步。”

  “坏时期就任的驻华大使”,时事通讯社称,即使是中国方面的日本问题研究者也对丹羽抱有同情。《读卖》称,在26日的离任会上,有日本刁难提问,质问丹羽身为大使为何没有通过外交交涉防止日中关系恶化。“日中关系恶化到如此地步,即使是职业外交家也无法打开局面”,文章评论说。共同社称,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丹羽在任期内坚持“现场主义”,努力尝试经济外交,带领日企考察了中国33个省级行政区中的27个地区,在向地方政府高官推销日企方面发挥了一定领导力。评论指出,丹羽虽为知华派,但始终未能发挥出充分的作用。在重大问题上,作为民间人士的丹羽甚至得不到民主党的支持,连自民党高层都批评这一点,认为“丹羽真的很可怜”。朝日电视台28日称,丹羽在处理中日关系方面“两面受制”,这反映了日本外交中政治家主导决策模式的弊端,丹羽本人曾表示,希望自己的后任是官僚出身。

  不少日本媒体还关注到了丹羽对中国的批评。26日在回答提问时,对于中国民间出现“日本力量不再、中国的经济发展不再需要学习日本”的观点,丹羽称,“这非常傲慢,这种观点在全球化时代尤其错误”,“中国经济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在劳动者教育、软件等方面,需要学习日本的地方还很多”。

  丹羽的后任、新任驻华大使木寺昌人将于12月中旬来华就职。木寺被认为是日本外务省内的人才,日本《每日》曾撰文指出,木寺是个“在紧急情况下很坚强、很有主意的人,越敲打越强硬,是适合目前日中关系的人选”。“他还是个无利不起早的男人,将会对中国施行各种招数。”日本《时事政治》站27日称,知华派官僚重回对华外交线,但这不太可能改变中日关系目前的僵局,双方民众感情正急剧恶化,在下月日本众议院选举前,现任日本政府也不可能对对华政策进行任何实质性调整。而如果在选举中民主党下台自民党上台,日中关系将面临更多未知数。

行业资讯
设备电焊/切割设备
工程建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