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北京银行换届再起波澜

2018-10-13 07:29:55

一次因为公告内容太少而引发董事指责,一次因为公告内容过于详细而引发猜测——最近半年来,北京银行的两次高层人事更迭而发布的公告,都引起了极大的关注和争议。

1月份监事长的换届,北京银行发布的公告只是程序化地公布了换届结果,遭到了任志强等董事“炮轰”,并曝光董事会有关该次换届的众多争议,引发网友围观;而8月3日发布的张东宁接替严晓燕担任行长的公告,则非常详细地披露了董事会会议要求设置过渡期、甚至有董事反对严晓燕退休的讨论过程。北京银行何以在正式公告中如此详细地披露反对换届的意见?这同样引发了猜测。

今年是银行业高管大换血的一年,包括工行行长、交行董事长、国开行董事长、招行行长等职位均发生人事更迭,而此次北京银行行长的换届是唯一明确设立过渡期的一次,并且,这个过渡期持续时间长达一年,较为罕见。

一位国有银行人士对腾讯财经分析称,设置过渡期说明严晓燕对于目前北京银行的重要性,本质将严的任期曲线延长了一年,但这期间二人的分工可能会考验该行的公司治理。

过渡期长达一年

此前,北京银行8月3日公告称,8月2日召开的董事会会议通过了《关于聘任张东宁先生为行长的议案》,决定同意聘任张东宁先生为本行行长,并决定设立新旧两任行长的过渡期。

值得注意的是,近期连续有银行出现高管职位的更迭,但均未设置过渡期。例如,5月22日晚间,工行公告董事会通过了聘任易会满担任行长的议案;6月1日,招商银行公告董事会通过了田惠宇担任行长的议案;此外还有交通银行董事长由胡怀邦换为牛锡明,胡怀邦接替陈元担任国开行董事长,这些人事更迭均未设置过渡期。

针对北京银行公告中并没有透露新旧两任行长的过渡期具体期限的问题,新任行长张东宁对腾讯财经独家回应称,过渡期将到明年上半年结束。这意味着此次人事更迭的过渡期长达一年。而北京银行办公室相关人员则对腾讯财经称,这一期限还需要与监管层沟通。

这一长达一年的过渡期,既超过了部分董事的建议,也比用来做类比的大股东ING换届CEO的过渡期更长。

公告披露,董事会会议上,独立董事、经济学家吴晓求建议“应该设置几个月的过渡期”。而代表大股东荷兰ING的外籍董事叶迈克则用ING首席执行官的更迭设立过渡期,来说明北京银行设立过渡期的必要性。

今年2月底,ING宣布其CEOJanHommen将于10月离职,并由比利时业务负责人RalphHamers取代其职务。按此计算,ING的过渡期只有7个月。

在上述国有银行业人士看来,在其他银行没有设立过渡期,ING更换CEO的过渡期只是7个月的情况下,北京银行行长更迭为期一年的过渡期,“长得有些耐人寻味”。

他认为,这一方面凸显了已经“超期服役”的严晓燕对于目前北京银行的重要性,另一方面,这一纸过渡期的公告,本质是“曲线延长”已到退休年龄的严晓燕的任期。

曲线延长严晓燕任期

对于设立过渡期,公告给出了董事会的理由,称因张东宁担任此职务需要履行任职考试、监管部门审核批准等程序,还会有一段时间和过程,为保证各项工作的平稳过渡和有序交接,而设立了过渡期。

在上述国有银行人士认为,履行任职考试、监管部门审核批准的理由并不重要,“只是走个过场”,例如易会满的任职资格在半个月后的6月4日就得到了银监会的核准。他认为,北京银行的主要目的还是保证平稳过渡。

除了过渡期的期限不同寻常之外,该行的公告中也用不同寻常的大量篇幅,引用了董事的意见,来说明设置过渡期保证平稳过渡的重要性。其中,外籍董事叶迈克称,如果严晓燕行长过早辞任,将会向市场发出忧虑信号,使继任者很难取得市场的信任。

叶迈克表示,在应对今年六月流动性紧张问题的过程中,严晓燕发挥了关键作用,“不仅因为她具备丰富的银行管理经验,深入理解中国金融体系和经济运行,更在于她对北京银行业务部门架构职责成竹在胸。”

而独立董事吴晓求也表示,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银行出现流动性紧张,很多新的监管政策密集发布,银行发展面临着严峻挑战。在这样的环境下,商业银行的主要负责人应保持相对稳定性。

公告甚至披露,有许多董事表示对严晓燕女士辞任行长职务表示遗憾和不理解,也有一部分董事表示反对,认为严晓燕女士管理经验丰富,身体状况良好,能够继续胜任行长职务。

从上述表态来看,大部分董事其实都不认同现在更换行长。但是,出生于1951年的严晓燕目前62岁,已经是“超期服役”。此外,按照该行公司章程,目前已经到了3年的换届期限,严晓燕到了不得不退的时间节点。

在上述银行业人士看来,最终,该行董事会选择了“名义退休,再干一年”的办法,曲线再延长严晓燕的一年任期。

严晓燕和董事长闫冰竹是一对老搭档,在二人长达17年时间的带领下,北京银行已成长为国内“第一城商行”,先后实现引资、上市、跨区域、综合化等战略突破。由于闫冰竹比严晓燕小2岁,今年刚刚达到退休年龄,而按照目前的信息,闫冰竹有可能和严晓燕一样将“超期服役”,再干一届。

考验公司治理

设立较长的过渡期有利于该行的平稳过渡,但也对公司治理结构产生一定的考验。

在过渡期内,严晓燕与新任行长张东宁将如何分工?对此问题,张东宁对腾讯财经称以公告为准。而公告的表述则是,“过渡期内,严晓燕仍需履行行长职责,与张东宁做好交接工作,确保本行各项具体事务及发展战略的顺利延续。”

上述银行业人士分析称,名义上张东宁已经被聘任为行长,但从公告的表述来看,过渡期内,“仍需履行行长职责”的严晓燕实际上占据主导地位,这可能是与其他公司CEO更换的过渡期不同的地方,通常过渡期都是以新任领导为主导的。

这种“名义上的行长”与“实质上的行长”并存的情况,将对北京银行的公司治理产生考验,“假如两个行长出现分歧,谁说了算呢?”上述人士称,该行董事会需要做更多的决策协调工作。

事实上,除了这次行长过渡期可能带来的考验外,今年1月份的监事长更换,已经引起了质疑。

1月14日,担任北京银行董事的任志强在其腾讯爆料称,在北京银行的董事会上,占股不超10%的小股东北京市国资委党委,给北京银行下达了撤销未到届应改选的现任监事长,并任命不是监事的人员担任监事长的命令文件。

“国进民退到了小股东操纵的地步。”当时,任大炮直呼。根据2012年年报,代表北京政府的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的持股比例为8.84%,次于持股13.64%的外资行荷兰ING集团。

有趣的是,在当时最初发布的监事长更换公告中,北京银行提供的信息相当至少,并没有体现任志强等人的反对意见;随后被任志强等人质疑之后,不得不发布补充公告,称监事长的更换符合公司相关治理程序,但同样提供的信息非常之少。而此次发布的行长职位更迭公告中,却提供了董事会讨论的详细意见等大量信息。

这是否因为吸取了上次信息不够的教训?对此,北京银行办公室相关人员对腾讯财经称,这次发布详细的信息没有特殊的考虑,“就为了把事实反映一下。”

而在上述银行业人士看来,原因很简单,“公告里列举这么多董事的发言,甚至把反对意见列出来,无非是为曲线延长严晓燕的任期正名。”(腾讯财经刘中盛 发自北京)

室外灯具路灯
抚州广昌县酒店式公寓房价
彩页设计印刷图片
室外百叶窗
广昌县酒店式公寓新楼盘
东莞展柜展台设计制作
室外膜
抚州广昌县商铺房价
金瓜子胶合板图片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