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6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5:10:12 来源: 晋城信息港

15    第二天,竹竿唤上昊军一起去了政府大院办公楼四层。他们敲开了教育局长办公室的门,局长开了门,请他们进去。  周局长熟悉昊军,还认识竹竿,他曾经为竹竿颁过奖。二位坐下,他扳着面孔,皱着眉头,问:“你们不准备去学校报到,还闲溜达什么?”  办公室里正好局党委书记艾培先也在。周局长就指着昊军向书记介绍说:“他是我娃高中同学,这次城乡流动要他下基层,他在我家答应了。”  昊军在他家碍于同学面子,本着自己多少不是完人,以服从大局为重,可母亲的泪水,学校书记等人恶劣行行径,让他觉悟了做人的尊严。基层领导瞒天过海,上级主观部门有失督察和不慎重的态度,让他不把事实说清,心里委屈的不行。  他看看局长,又看看书记,就说:“上高中,我的情况光辉清楚,我的老师还在教书;走上工作岗位以来,无论出勤,还是工作,惟恐落伍,一切按学校要求去做。认真工作,学校多次奖励我。喝酒醉过,那也不是上班的时候。有人说我赌博,我从来没有赌博现象。”  这次,局长听了,笑不起来。书记听了,摆着手说:“在组织没有给你下结论的情况下,你不要相信别人的话。至于,要变更,这不是谁说了算,需要开会研究。很快就要开学,你们一定要以大局为重。”他看看竹竿,问:“你有什么要讲的,请说吧!”  竹竿,大学语文系毕业,文章写的不错,讲话又利索,把学校存在的问题陈述一阵子,被局长给挡住了:“你主要谈你自己工作表现。”谁料,书记说:“让他说,这样,我们听取更多情况,来整顿县中。”受到鼓舞,竹竿把学校存在的主要问题全给抖出来,把自身存在的不足,做了自我批评。  局党委书记听了,就说:“你们都是好同志,为咱们县教育出了不少力。我代表局里,代表全县15万人民感谢你们。以我看,问题主要出在学校管理队伍上,好多人争着当官,工作漂浮,遇事得过且过,抹稀泥,欺上瞒下。在其位,不谋其政,占着茅坑不拉屎尿也不腾位置,更有甚者,拉帮结派,贪污钱财,捉弄老实人。”他回头看了一眼局长,又对他俩说:“你们反映的,我们会派工作组做调查,别到处乱跑找人了。”  周局长拍了一下胸部,说:“我们要召开一次专门会议,经局委会讨论再给你们通知。在这之前,原先发的文件有效。”  看看问题该反映的,都反映了。昊军给竹竿使了一下眼色,两个上访者知趣地走了。他们窝在房间里,等待着调查,期望有一个好的结果。  这几天,他们出现在人群里,感到脸面时而没出搁,又觉得没什么。扪心自问,自己无愧。初出茅庐的人,血气方刚,不可一世,又逃脱不了命运的摆布。    16    黄昏时候,艾培先回到教育局家属院,女儿莲花已经把晚饭做好,正等着父亲回家吃饭。  她闷闷不乐,郁郁寡欢。幼年时候,母亲抛下她与父亲离开人寰,掐指算来,已经24年了。母亲模糊的身影,不时在她脑海里闪现。没有母亲的孩子像稻草,她深刻体验到了。失去母爱的孩子,犹如小船没有港湾停泊。她的心灵遭受莫大的痛苦,尤其是寂寞。她常想,要是母亲健在,她会有多少知心话能对娘讲,自己的忧愁、烦恼和痛苦就会在母亲的春风细雨中消解的无影无踪。她又想到父亲为了自己,竟然不再续弦,为了自己的成长,含辛茹苦,真不容易。长大了,不少同学有了好工作,父亲原则性太强,硬是要自己努力才被招到印刷厂工作。为了回报父亲养育之恩,自己能做家务的时候,就学做饭洗锅碗洗衣服,给父亲分担肩头的重担。耽误了学习,高考差一分而名落孙山。父亲省吃俭用,还要按月给老家的汇款,周济贫困的二伯和三伯家,供侄儿和侄女上学,还给外爷和外婆定期送去瞻养费。她次领了工资,就给父亲买了一套黑色西服,把已经穿了好几年颜色褪成灰白的中山服换下下来。父亲高兴地抚摸着她的头,夸奖:“我的女儿完全长大了,买衣服舍得给爸爸买,自己却舍不得,将来,一定会找到一个好女婿,受到家人的热爱。”  莲花撒娇说:“爸爸,我一辈子不嫁人,要侍候您。”  “孩子,说什么憨话,男子长大要说媳妇,女子长大就要嫁人。这是天经地义的事,世界上就留下这么做。”  女儿说:“不嘛!我就不嫁人,要服侍您到老。”  “你有这份孝心,爸爸领了。但不出阁,人家笑话你是老处女,难听的很,还以为我的女儿存在啥毛病。”  “说又说不坏,只要我是一个好人。我不怕!”  “你不怕!我怕。人家会说,爸爸太自私,留着女儿当奴隶使唤,自己享清富,当奴隶主。你想想,世界上有这样剥削女儿幸福的父亲吗?我落下这样糟糕的名声,就完蛋了,万世遭人唾骂。”  “爸,你会说,也会做,难怪你做官员,小女连大学都考不上。”  “不是你考不上,是爸爸耽误了你。我一年外出开会学习,下乡检查工作,把你一个撇下无人看管,你又要学习,又要做饭洗家什,打扫房间。我没能给你辅导几回,还不能保证你的休息和学习时间。工作和家庭很难处理,忙了工作,就误了家里,要是你母亲活着该多好。你苦命的妈妈,我苦命的女儿,爸爸再好,无法给予母亲所能给的爱。男人家,毕竟心粗不细腻。”他说着,不由地趟出几颗斗大的泪珠。女儿看到父亲思念母亲,责备自己,就掏出手帕,给父亲把眼泪擦掉,说:“人吃五谷生百病,我妈命里就是那个阳寿。”  “谁说命里就是那个阳寿?咱们一大家人口多,光景都不好过,你妈省吃俭用,把积攒下的钱都给了亲戚,她患上病就扛着,不买药,不打针,等发现,已经错过了治疗期。贫苦是健康和幸福的大敌。你今后,不管怎么样,要吃喝好,有病就要看大夫,不敢拖。”  “我记住了,您也要记住,不要再犯妈妈的错误。”莲花说着,看到父亲的头发日益雪白起来,心如刀割般难受。她知道,父亲为自己的婚事担忧。一般男子,不愿意考虑没母亲的女子。再说,自己是外地人,工作一般,人长得像丑小鸭。  莲花抱着头,胡思乱想的时候,父亲推门进来啦!她忙从椅子上站起来,问候:“爸爸,下办了?”  “下啦。”  “今日怎么回的有点晚?”  “学校就要开学,局里有许多工作要做,就回晚了。”  女儿给洗脸盆里道了些凉水,有掺和了些热水,就说:“饭好了,您先洗一下,我们吃饭。”  “你先吃,我洗了随后就吃。”  莲花给父亲把饭盛好,搁在饭桌上,接着又给自己盛了,端着饭碗,不紧不慢地吃起。父亲洗了脸和手,坐下来,拿了筷子,端起碗,吃了起来。女儿注意到父亲神色不对劲,就问:“爸爸,你没生病吧?今日容色看起来不好。”  “没有。”  “那你怎么看起来有什么不对劲似的?”  父亲强作欢颜,反问:“是吗?”  “是。”  “情况是这样,县中有两个老师找到局里诉苦,说他们的调动不公,感到委屈。”  女儿听了,心怦怦跳个不停,就追问:“是哪两个?”  “是昊军和竹竿。你知道他们表现怎么样?”  “我上高中,他们没有给我带过课。竹竿,我不认识,昊军,我认识。”  “昊军,你怎么认识的?”父亲觉得奇怪,就问。  “他是明星的好朋友,我去表哥那里转悠,见到过几次,人不错,不狡诈。”  “人从相貌上看不出来,头上又不刻字。”  “我担保他人没问题。”  “凭什么,你就敢这样说?”  “我凭印象。”  “孩子,感觉是靠不住的,只有深入一个人的内心世界,了解他的成长过程,对一个人有透彻了解,才能判断出一个人好坏,是,是一般,有无劣迹和品行高尚还是卑鄙。”  雪莲听了,本相反驳父亲,又想父亲的见多识广,就说:“不管怎么样,我认为昊军他人不错,是一个好老师。”  “你心目中的好老师是什么标准?”  “专业上不存在问题,对学生好。”  “老师的形象也很重要,为人师表,不能邋遢,而却也要很强的组织管理能力,把学生放得开,收拢的住。这还不够,要说普通话,懂得心理学和教育学。”  “一个好老师就有这么多要求,我一直以为当一个老师太容易,有一张口,拿一本书,拿一支粉笔,再拿一根教鞭就行了。”  “教鞭行不通,靠体罚学生来管理学生,我们教育上不要求,而却不容许。学生佩服老师,是心里佩服,而不是靠打压就行得通。”  “爸,可对于那些调皮学生不听劝说,扰乱课堂怎么管理?”  “要说服教育。”  “一下不起作用,不把人气死啦?”  “这就要求老师有胸襟,有器量,有能力。”  雪莲自从上次去了昊军房间,一直期待着,不见昊军回信,心里想他可能默认了自己,她真想把秘密说给父亲听,让父亲做些工作,把他能留在县中,可父亲原则性太强,她不敢说。现在,他听了父亲对一个好老师的看法,只好缄默了。不过,即使昊军下了基层,他要答应自己,她也愿意把自己托付给他。  饭吃完了,她站起来,用勺子在锅里舀了些粥。看看父亲碗底剩余一点饭了,就要过去,把大米饭和菜给盛满。没想到,父亲说:“搁着,明天吃,给我也舀些粥喝。”  原来,他心里有气,饭吃不下去。就在初研究县中人事变动的时候,他就有看法。他知道,学校的好坏,主要是有没有一支过硬的管理干部,有没有合理的制度,好的老师是培养和慢慢锻炼出了,不能一挥而就。人们说,强将无弱兵。他的意思是先调整领导班子,对存在问题的教师,做些细致的思想转化工作,不要一棒子打死。毛泽东就强调,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可是,开局委会的时候,大都对自己的看法持反对意见。打着“城乡流动”原则,变相惩罚老师。他说,即使这样做,也要听取多方面的意见,客观公正地作出结论,不能仅仅靠把县中搞的烂杆透顶的几个校委会成员坐下胡乱列了黑名单就当作圣经一样看待。他知道出文件的时候,下放老师名单更换了好几次,有关系的,背景深的,跑了的,都没事了,就把几个多少存在点问题的老实人和外地人,业务骨干,下放了。粗暴肤浅的做法,不引来问题才怪哩!  女儿把粥舀好后,就见父亲低头思考问题,忙说:“回家,就吃饭,休息,别的事不要放在心上。”  父亲笑笑,回答:“诚若是你讲的那样就好了,你不在其位,当然不谋其政,要是你在这个岗位上,恐怕比父亲还认真,还熬煎。黄山县14万人民信任我,党组织信任我,我就要为人民,为老师把事处理好,而不是敷衍塞则,自己挣百姓的血汗钱啊!人要有良心和正义感才对。”  吃过饭,父亲和女儿去广场散步,碰见了明星。这位尊重事实的领导干部,不失时机的问外甥:“莲花说,县中教书的昊军是你的好朋友,你了解他。我问你,你要说老实话,他能教了书吗?”  “舅舅,您是开玩笑还是真说?”  “开玩笑怎么讲?不开玩笑又怎么讲?”  明星就回答:“要论文化知识,他可以做您的老师;要说当官,他不如你。”  “真的是这样吗?”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他从小勤奋刻苦,走上工作岗位也是一样,的缺点,就是没有学会溜须拍马。当然,人无完人,他生性太善良。”  “有你这句话就好了。”  “舅舅,你今日询问的这么细是为了什么?难道表妹,表妹……与他……”  看到明星支支吾吾,说着含混不清,模棱两可的话,舅舅就追问外甥:“你说什么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莲花看见,忙给对方使眼色,又做不要说的哑语动作,明星慌忙停止后面想表达的话,嘴巴张了几张,说:“我口渴,我想让表妹她给我买瓶矿泉水喝。”  “噢,原来你口渴,至于我询问你有关朋友的事,是他出了些问题。”  “什么问题,严重吗?”  “怎么讲呢?要是一个爱讲卫生的俊女子在大庭广众下,脸上有人给擦上了狗屎,她本人是什么感觉?”  “当然很难过。”  “对,难过,很痛苦,很痛苦。昊军和他的同事,心灵正在遭受这样的磨难。”说到这里,他顺便告戒外甥:“得一份工作不容易,尤其好工作,就要学会珍惜,对自己严格些,别人谋算哩。看你表妹,企业纷纷破产倒塌,印刷厂也关闭了。赋闲在家,她熬煎不熬煎,我就熬煎哩。还有她的婚姻,我也发愁,你有朋友,选择合适地给她介绍一个,心肠要好,还要有能力。你把这件事办好,比我死了,你给我烧高香好多了。”  外甥回答:“舅舅放心,有合适的人,我会给表妹介绍一个。”  雪莲听了,脸蛋燥得绯红。不过,她心里有气,自己相中他的朋友,让他从中斡旋,表哥以为他们之间不合适,拒绝帮助。所以,他对父亲说:“我当修女,也不让我表哥介绍。”  父亲听了,就说:“别以为自己年龄还小,都已经24岁了。”  女儿批驳父亲,说:“人说,有剩男,没有剩女,我是怕找不到中意人。至于找个普通的,我闭了眼就能找到。”  表哥就说:“你别逞能,你说的是过去,现在社会,剩女大有人在,高不着,低不就,就耽搁起来,抬在空中,而却,还都是先漂亮女子。”  他们谈到这,教育局党委书记说:“你两聊,我去办公室处理些文件去了。”  舅舅走了,表哥就对表妹说:“上次,你问昊军详细地址,是不是去见他了?”  “谁去见他啦?我的一个朋友打问他,仅此而已。”她抿着嘴巴,笑着说:“离开狗粪照样种好白菜哩!”  明星说:“你认真点,你要文化人,还要有学历的,自己啥学历,高中毕业,在当今社会,相当于文盲,可对人家条件老高。县中我认识的人很多,昊军的几个要好的同事我都认识,想谈吗?我给你引见。”  雪莲努努嘴巴,回答:“我不想谈,气死你。”  “我气还是你气,还说不定是谁哩?”  他们斗嘴,口渴了,去附近一家冷饮店去了。他们刚走,雪莲的父亲夹着公文包去了县中,明查暗访,了解被调老师日常行为表现和其他老师情况,尤其是某些工作浮夸的领导,更是他调查的重点。     共 534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孩子得了阴囊湿疹如何是好
黑龙江治男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病哪家研究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