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录黑之匙 第八十二章 伯爵_1

2020-01-16 20:25:02 来源: 晋城信息港

异世录黑之匙 第八十二章 伯爵

于是,库洛洛开始讲述事情的始末,亚雷斯说到底是他的儿子,想要将海音的事情调查清楚,并没有多大的难度,沈逸因而知道了为什么一开始海音会和梅梅吵架,在那其中亚雷斯又是以什么身份介入,为什么在公寓看到亚雷斯时,海音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梅梅又为什么会那么生气。

事情的始末要追溯到海音以前的身份,她其实是亚雷斯许久以前买下的一名兽人仆从,说是仆从其实身份也不过奴隶一般的存在,被不分日夜的使唤,又或是被欺辱什么的,沈逸因而想起尼奥尔口中兽人在人类国家中的遭遇,默然不语。

至于海音她们此时住着的公寓,原先的主人也不是其他人而是亚雷斯,后来海音用攒了许久的钱买下亚雷斯手中的公寓,又从亚雷斯手中买回自己的身份,成为一名自由的兽人,才有眼下沈逸所看到的小小家庭,只是……自由的说法,从一开始便是亚雷斯欺骗海音的手段,连同公寓的所有权,都只不过是一个骗局罢了。

兽人与人类,从一开始便是不对等的,不管海音是否有真地买下亚雷斯的公寓与自己的身份,只要亚雷斯矢口否认,站在他身后支持的便是纳尔亚斯整个国家,所以即使亚雷斯的做法在海音和梅梅看来甚是卑劣,真正计较起来的话,处于劣势的海音和梅梅也不可能奈何得了他的,她们兽人的身份注定自己的正义无法被伸张,亚雷斯并没有触犯艾特拉斯的律法,贵族之中也不会有人站出来申讨他的过错,甚至于有小部分人因此觉得他做得不错,也绝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所以……事情的对和错,有时候便是如此荒谬了。

听完了库洛洛的陈述,房间内的托莉雅皱起了眉头,莉莉丝则露出气愤之色,然而除了沈逸之外,大概也不会有人站在海音和梅梅的角度去考虑,亚雷斯到底欠了海音什么,此时身处的书房之中,只有他一个人是将海音和梅梅当做平等的“人”来看待了,所以对于亚雷斯故意看着海音和梅梅等人在绝望中挣扎,然后又将她们的希望粉碎的做法,才会由衷觉得那是错得十分离谱。

为什么梅梅要烧掉亚雷斯的宅邸,她又为什么要憎恨亚雷斯甚至想杀了他,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被逼到穷途末路的小女孩顽强的抗争罢了。

“事情到了最后,我倒是要感谢那名放火的小女孩了。”

“嗯?”

“因为根据仆人们的说法,在大火烧起来之前,似乎恰好有一名小女孩将他们给骗走了,原本我还在奇怪为什么这么大的火势,竟然会没有人受伤,想来是她故意支开仆人,才没有造成大祸,这么看来她倒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了。”

听到库洛洛的说词,沈逸可以从中听出许多转寰的意味,他于是抬起头直视着老人,诚恳地说道:“库洛洛老先生,竟然如此的话,可不可以请您放了梅梅呢?尽管她有错在先,但我想她的那些错误也是情有可原,我并不奢求您就此原谅她,但她毕竟还只是一个孩子,如果真要惩罚的话,可否让我来代她受罚呢?”

库洛洛略微意外地看了沈逸一眼,托莉雅和莉莉丝脸上也都跟着露出奇怪的神色,库洛洛旋即笑着解释道:“我想沈逸先生是误会了,我是不会责罚她的,倒是亚雷斯的事情,我会让他向你们道歉的,管教不严是我这个身为父亲的过错。”说着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欠了欠身体,然后道:“你们稍等一下,我这就吩咐亚雷斯把那个小女孩放了。”

库洛洛于是吩咐仆人去传唤亚雷斯,得到了库洛洛的承若之后,沈逸和莉莉丝便也退出了书房,站在走廊的过道,回想起刚刚库洛洛太过自然的顺水推舟,沈逸看向了莉莉丝:“库洛洛老先生是不是一早就知道这些事情了?”

“嗯?你问我吗?也许吧,我都说了老狐狸很好说话的。”莉莉丝推了推镜眶,故作自然地掩饰过去。

沈逸深深看了她一眼,这么看来,莉莉丝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库洛洛不会追究梅梅的事情,即使今天他不过来,莉莉丝也会找一个借口将他带到库洛洛宅邸,如此郑重其事地将事情的始末道出,是为了向他最大限度地表明在这一件事上的诚意,其中当然不无友好的意味,想通了这一点的沈逸摇了摇头,他果然还是无法对这种隐晦的做法生出任何期待,甚至于说近乎厌恶了。

在一旁偷偷观察他的莉莉丝注意到他摇头的动作,原本还想说些什么,犹豫了一下,便也保持了沉默,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不久之后,亚雷斯被传唤到库洛洛的书房,同行的还有那名叫做刚的男子,随后激烈的争吵声从房间里传了出来,沈逸看向了莉莉丝,后者无奈的耸了耸肩膀:“库洛洛的家庭问题,你知道的,处于叛逆期的年轻人格外地喜欢顶撞长辈。”

“……其实我觉得用年轻人这个措词的你年龄也不是很大。”

“哦?是真的吗?小阿逸可真是有眼光,姐姐我可是丽质天生,属于不显老的女人呐。”

“不,我刚刚那句话绝对没有任何夸奖你的意思,还有不显老的女人……也还是老女人。”

“喂喂,你想死吗?我可是听到了。”

玩笑的话语揭过,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稍稍缓解,随后书房的门猛地被推开,满脸狰狞的亚雷斯走了出来,看向沈逸:“果然是你!昨天羞辱我之后又找上门来是不是?”亚雷斯冲了上去,莉莉丝于是拦在两人中间,他便指着沈逸叫嚷道:“你别以为说服我的父亲,我就会放过海音和那个小畜生,我告诉你,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是有些近乎喧嚣的叫嚷,沈逸忍不住皱起眉头,然而他的忍让却换来对方的得寸进尺,亚雷斯的叫嚷开始变成谩骂,污秽的言语肆无忌惮丢了过来,而这一次,沈逸看向他的眼神渐渐转冷:“……也只有你这种傻瓜才会替兽人出头,你以为海音还是处女吗?哈,她只是一个贱人而已,身体不知道被我摸过多少次……”

“你说够了没有!”

随后——

如同惊雷猛地炸开回荡在过道之间的是老人威严的声音,如同被无形气势压住了每一寸的空气,连时间也停顿了一瞬,气氛变得沉重,那是与武者迫人的气势不同,是纯粹威严的气场,沈逸于是看向了亚雷斯的身后,与以往见过的长者不同,此时站在他眼前是艾特拉斯名副其实的伯爵了。

即使平时再如何目中无人,在动怒起来的库洛洛面前,亚雷斯也只能呐呐不语。

……

******************************************************************************************

“我不认同,我绝对不认同!那个老家伙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向我发火!”

啪——瓷器摔落在地上发出脆响,人影晃动了一下,然后椅子也被扔了出去,亚雷斯在房间之中胡乱地发泄怒火,胸口急剧起伏,眼神狰狞,如同一只丧家之犬,仆人于是自觉地绕开,他旋即将墙上的名贵字画扯了下来,狠狠地撕掉。

只是无论怎么发泄,烦躁的情绪挥之不去,库洛洛动怒的神态,莉莉丝的神态,托莉雅的神态,一个两个都在看他的笑话,一想到这里,心中的烦躁便愈发地难以排解,随后他倏地想起刚,如果拜托他的话,肯定会有办法的,他于是转向身后:“刚先生……”然而却空无一人,原本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魁梧男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视角切换到阴冷的地下室,幽暗的过道冷冷清清,挂在墙壁上的珠子并没有被点燃,被阴影笼罩着的阶梯往下,甚至无法看清脚下之物,张牙舞爪的漆黑之色便徘徊在四周,夹带在漆黑之中是令人无所适从的不安。

置于这一片黑色之中的是紧锁的铁牢,装满水的木桶,被抛弃在一边的刑具,冰冷的地面似乎连温度也下降了几分,昏暗的尽头,则是精神被折磨到极限的小女孩,涣散的眼神甚至无法好好地看清眼前的事物,随后传来脚步声。

她抬了抬头,却怎么也抬不起来,随后身体一轻,束缚在手腕上的铁链被解了开来,她的身体于是跌倒在了地上,不过对疼痛的感知早就变得麻木,她甚至以为这是出现了幻觉。

“走吧!”耳边于是传来无法辨认是否是错觉的声音。

可是要去哪里?她下意识地想道,好想就这样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在耳边响起的声音却似乎另有魔力,催促着她站起来。

“向城外悬崖的方向,快走吧!”

可是为什么要去那里?她呆呆地想着,然后迷迷糊糊地站起来,踉跄着一步一步走了出去,而在阴影的角落,出现在那里的是魁梧的男子。

刚眯起眼睛静静地看着慢慢走出地下室小女孩的背影。

上海六一医院的电话是多少
南京邦德骨科医院可靠吗
北海治疗睾丸炎方法
淮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上饶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