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养父在劳务市场挂牌出售10岁养女

2019-03-16 13:14:45

养父在劳务市场挂牌出售10岁养女

锦玺将养父写在家门口外墙上卖她的字擦掉 王宗林

乖巧的锦玺在蜡烛下做作业

8月10日,对于弥勒县10岁的小女孩锦玺来说,是场噩梦。

10岁的锦玺含着眼泪被养父拖出大门,脖子上挂上一个“重金出售”的牌子来到弥勒县劳务市场。

“这么乖的姑娘,多少钱?”“少了10万不卖。”正当养父与人讨价还价时,弥勒县公安局巡逻民警来到现场,制止了养父吴海南重金卖女的悲剧。

他将养女抱往劳务市场卖

8月10日早上7点多,弥勒县和谐家园小区(廉租房),养父吴海南将还在熟睡的女儿锦玺从床上拉起来。

锦玺与养父争吵起来,想继续回到床上睡觉,但被养父拽住。养父接下来的举动让锦玺的瞌睡彻底醒了,吴海南在家里的一块小黑板上写下了“重金出售”字样,上面还留着自己的号码。

“看来养父这次是真要将我卖掉。”锦玺有点绝望,在此之前,养父曾经说过要卖掉她,但她只是以为她惹养父生气了,还对养父说,她以后听话,长大了会挣钱养活养父。然而,她的承诺没能打动养父。

10岁的锦玺说,在平时养父母无休止的争吵中,她得知,自己出生仅3天,亲生父母就将她遗弃在路边,是养母将其捡回来养大。

10年了,患小儿麻痹后遗症的养母艰难地把她养大,这一切,锦玺都看在眼里。想到这里,锦玺舍不得养母,大声地呼喊:“妈妈,我不想去。”听到女儿的喊叫,养母毕升觉得不对劲,一瘸一拐地来到女儿身边,将女儿抱住。

“从小就是我把她养大,你没帮什么忙,要卖连我一起卖了。”毕升与丈夫吴海南争吵起来。吴海南将毕升的手掰开,把女儿抱起来,提着小黑板走了。养母手无缚鸡之力,在力量上无法与丈夫抗衡,眼睁睁地看着丈夫把女儿带走。

养父声称没钱供养无奈卖女

在弥勒县城一劳务市场,养父将写好的牌子放在锦玺的旁边,然后等待买主的到来。看到有人卖女儿,很多人都围在一起。

“多少钱啊?”“这姑娘还不错。”“这么大的姑娘咋会舍得卖呐!”嘈杂的市场传来阵阵议论声。

有老板上来询问价钱,听着养父讨价还价,自己将会像小卖部里的商品一样被卖掉,锦玺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或者跑掉。但她没有勇气,她害怕被养父抓到后打她。

她低着头,不敢看前来观看她的每一个人。

“干什么?让开!”一名警察来到面前,锦玺似乎看到救星。“我爸要卖掉我。”听到锦玺这么说,警察拿起相机拍照。而此时,养父却已不见了踪影。

警察将锦玺送回家,但倔强的吴海南不愿意开门。在弥勒县城关社区罗玉副主任的劝说下,吴海南才同意民警进入他们家里。

谈到卖孩子,吴海南的理由有点荒唐。他说,他现在50岁了,年纪大了,妻子身体残疾,无法供养女儿,无奈只能将女儿卖掉。

“卖女儿是违法的。”民警耐心地劝说。社区负责人也劝说,锦玺和养母毕升都办了低保,也住进了廉租房,社区会尽力帮助家里渡过难关。面对无数人的劝说,吴海南卖女儿的心终于有所松动。在一旁的锦玺听到养父说不再卖她,心里稍微平静。她不知道,如果养父真的把她卖了,她还能继续读书吗?她将来又会是怎样的?

女孩不想再被抛弃

8月16日,弥勒县和谐家园小区,在弥勒县弥阳镇派出所民警带领下,很顺利找到锦玺的家。

10岁的锦玺一蹦一跳地从房间里走出来。看到很多陌生人来到他们家,锦玺有点害怕。她以为养父已经找到买家,将她卖了。

锦玺家窗子外的墙上,用粉笔写的“重金出售”的字样清晰可见,锦玺的名字已经被擦去。锦玺说,名字是她自己擦的。其实,近她经常被自己的梦惊醒。睡梦中,养父将她卖给一个很凶恶的人,那个人经常打骂她。

因为害怕养父的责骂,她只敢将名字擦掉,写在墙上的号码和“重金出售”的字样她并不敢擦。

进入锦玺的家,门的上方,可以清晰地看到“出售×××”字样,上面还有号码。知情的邻居说,这个养父太变态,将卖女儿的广告到处写,应该将其抓起来。

在的鼓励下,锦玺拿着抹布来到外墙下,狠狠地将养父写在外墙下的字擦掉。因为个头矮,家门头上的字她擦不到,只好作罢。

廉租房不到50平方米,家里除了两张床外,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没有衣柜,衣服零乱地摆放在床上。客厅的墙上,是一个中国钟表厂的木制摆钟。

很快到下午6点,乖巧的锦玺赶忙去做饭。她做的菜很简单,将茄子洗干净用开水煮熟凉拌,热一下中午没吃完的洋芋,将玉米棒子煮熟,就算是晚饭了。

吃完饭,收拾好碗筷,懂事的锦玺点燃蜡烛,开始做暑假作业、练习钢笔字。

“我很小就被抛弃,幸亏有养母把我养大,我要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帮助她。”锦玺说,她努力学习、抢着做家务,是为了让养父能够对她好点,她不想再被家庭抛弃。

在一旁的母亲毕升看着女儿,流泪说:“这姑娘太懂事了,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但我已经将她视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只是她行动不便,面对脾气暴躁的丈夫,她真的担心,丈夫有一天会将女儿卖掉。

社区将为吴海南办理低保

吴海南不在家,去文山打工了。养父不在家,家里的气氛似乎要好很多,毕升的脸上还有笑容。她说,因为身体残疾,40岁都没有结婚,在朋友介绍下认识了吴海南才结了婚。没有想到结婚后丈夫的脾气变得很暴躁,为了维系这个家,她时刻忍让着丈夫,没有想到丈夫居然忍心将他们养育了10年的女儿卖掉,这让毕升伤透了心。从8月10日以后,她每天都要与女儿睡在一起。只要丈夫还要卖女儿,她就要报警,这是她保护女儿的办法。

写完作业,锦玺拿了一个气球,拉着母亲到小区的公园玩耍。当气球飞起时,母女俩呵呵大笑。这时刻,锦玺忘记了烦恼。毕升说,她只是个10岁的孩子,应该有个快乐的童年。

17日一大早,锦玺去了古城小学。她说,她盼望着开学,尽量避免与养父见面,这样不开心的日子就会少一些。在她的心里,只要养父不卖她,让她在这个家里长大,她已经很知足。

弥勒县城关社区副主任罗玉查阅了资料说,锦玺母女俩每月有389元的低保,很难维系日常生活。吴海南在外面做零工,一年的收入也不是很好,日子过得很紧。所幸的是,毕升的姐姐和弟弟对这个家很关心,经常来接济,才勉强维系这个家的运转。不过,社区将努力为吴海南办个低保,尽力帮助这个家,让他们家的日子好过一点。

弥阳镇派出所的民警也表示,他们会随时关注锦玺,除了帮助这家人外,还要劝阻吴海南不要卖女儿,不能让一个10岁的女儿没有了家。

对话

盼望尽快长大

寻找幸福生活

从被亲生父母遗弃到养父要将其卖掉,幼小的锦玺遭受太多的罪,但锦玺显得很坚强。

:“你在这个家开心吗?”

锦玺:“亲生父母不要我,养父要卖我,叔叔,我开心不起来。”

:“那你是选择留在这个家,还是选择离开?”

锦玺:“我还有个爱我的养母,我舍不得,我不想离开。”

:“如果养父真的把你卖了,该怎么办?”

锦玺:“我想不到那么多,我不知道将来是怎么个样子,我只是觉得我的命不好。”

:“你恨你亲生父母吗?”

锦玺:“叔叔,恨的具体意思不太懂。其实,我到亲生父母家相认过,我有个姐姐和一个弟弟,他们家的日子也不好过,我不恨他们。”

采访中,锦玺说,她无法阻止养父卖她。她能做的,就是好好读书,将来能找个好工作,孝敬养父母。

“恨这个、恨那个,好累啊!不恨不行吗?” 锦玺反问的话让我们这些成年人感到心痛。

锦玺盼望自己尽快长大,长大后,通过自己努力寻找自己幸福的生活,忘记自己不快乐的童年。

离开锦玺的家后,多次拨打吴海南的,想劝说他放弃卖女儿的念头,但对方一直不接。我们不免担心,下次再去弥勒,是否还能见到锦玺。

(王宗林 林思红)


厨具亚克力面板直销厂家
结构加固
铁骨王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