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木尔林兔农民一年收入抵过去5年

2019-05-22 04:47:31 来源: 晋城信息港

神木尔林兔农民一年收入抵过去5年

2011年12月, 陕北高原。雪后的毛乌素沙漠边缘地带寒气袭人,零下十度的低温里,空气格外清冽。

但在地处陕蒙交界的神木县西北端尔林兔镇东葫芦素村,郭起义家白色瓷砖贴面的新房里,炉火生得很旺,屋里一片暖意。老郭坐在炕边悠闲地抽着烟,盘算着一年的好日子。

他家里3口人,除了老伴,还有88岁的老母亲,是当地典型的低保户家庭。去年,他家里养了4头牛、4头猪、20只羊、50只鸡,“政府的补助政策好啊,养牛补了6000元,鸡补了250元,猪补了1200元,羊补了1000元,总共8450元。再加上3个人的低保款,将近2万元。今年也差不了多少。”郭起义算了笔账,“光是一年的补助就抵得上我过去5年的收入。”说起这些,郭起义就笑得合不拢嘴。

郭起义所说的政府补贴,就是尔林兔镇从2008年开始实施的包括“15555”工程、低保户增收工程等在内的一系列农民增收致富工程。这个神木县北部的煤炭资源匮乏的纯农业乡镇,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06年的3600元一跃提高到了现在的1.2万元。许多原来的低保户、贫困户都过上了好日子。这一模式也被称为“尔林兔模式”。

变“输血”为“造血” 养一头猪补贴200元

曾经,尔林兔镇是县里的粮副基地,几乎是全县的乡镇。那时,农民仅靠着种几亩玉米、养几头猪、几只羊就能过上自给自足的日子。

但随着能源工业的发展,其他乡镇纷纷一夜之间崛起,尔林兔镇这个传统的农牧业大镇突然间就萎缩了、落伍了。全镇农民人均收入仅有3600元,村干部“等靠要”思想非常严重。

镇党委书记韩万胜讲起自己2006年10月刚刚上任时,一次给村干部开会时的情景:干部们坐在会议室里,抽烟,大声打,吵吵嚷嚷,还有人说怪话,“你们是有钱地方过来的领导,要点钱给大家分了吧。”

2007年时,镇上曾拿出40万元救济款发给全镇的贫困户,少的500元,的5000元,但救济款发完,贫困状况依旧。如何才能转变这种救济模式,让农民真正地富起来?

经过大半年的调研论证后,尔林兔镇开始从2008年3月实施“15555”工程,即工程户农民每户必须种植地膜玉米不少于15亩、养羊不少于50只、养鸡不少于50只、养猪不少于5头,镇政府分别给予地膜玉米每亩10元,猪每头200元,鸡每只5元,羊一次性2000元的补助。年底根据存栏、出栏量,经过严格考核后一次性结算。

这样的政策意在变“输血”为“造血”,让农民在自己熟悉的领域,依靠适度规模养殖,自力更生,劳动致富。

镇上刚开始号召大家养殖时,很多人都在犹豫、观望:那有农民养牲畜政府给补贴钱的?万一补贴款不能到位,不是坑了大家吗?报名的寥寥无几。

不少镇干部也心存疑虑:尔林兔这样一个缺乏财政来源的农业镇,拿什么钱给农民补贴?再者说了,如果到时市场行情不好,养殖户亏了,找到镇政府来怎么办?

终,镇政府在充分摸底的情况下,确定了300户贫困户为“15555”工程户,并规定正科级干部包4户,副科级干部包3户,普通干部和村干部包2户,致富带头人、企事业单位负责人、党员包1户,目标是年底人均纯收入达到元。同时镇上还成立了考核办,月月督促检查。

“到了年底,镇上给300户工程户兑现了补贴款,大家看到不是忽悠人,很多人就都来报名。第二年几乎所有人都报了名。”一位镇干部这样告诉。

“不能今年吃和菜饭(当地的一种简单饭食),明年后年还是和菜饭。如果把贫穷当成一种习惯,那就已经丧失了致富的信首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尾页

吕秀莲称体察到大陆善意真的很想去看
七夕如何向12星座表白
天梭中的性价比之选 三款腕表实力推荐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