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我剑尊第八章双方擂台

2020-01-20 03:36:24 来源: 晋城信息港

唯我剑尊 第八章 双方·擂台

朝阳逐渐变得火热,驱逐了山岚,抹杀了露珠。而许易阳此时,正在缓步前往生死台。

生死台,在内门及真传弟子区域的交界处。那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山dǐng却是一个宽阔的平台,其上有一个青石垒成方圆百米的巨大擂台。

那铁青的岩石上,有着深色的痕迹,或漫溢状、或喷溅状……那是昔日在此擂台上生死搏杀了结恩怨的人留下的。

现在,轮到了许易阳。他一步步走上擂台,缓缓来到中央,然后盘腿坐下,双目紧闭。

一切纷乱的思绪都已抛空,就连剑匣的唠叨,也被他忽略。

而赵不群的xiǎo院外,人群越来越多,将院落整个包围了起来。而还有人群在不断的涌来,他们无法接近,便开始在去往生死台的道路两旁守候——这些都是赵不群的拥簇。

看到如此场景,站在高处的元官弈,面色不由沉了下来。

赵不群……元官弈心中沉吟着。他的资质不能説差,但是若想跻身真传弟子之列,却稍嫌不足。从叶雪儿十岁就成就剑侠,而年龄是叶雪儿一倍还多的赵不群,却依旧停留在巅峰级剑者上。

可是,他所拥有的威望,却已经超越了任何一个弟子,甚至比起一些长老来也丝毫不差。

至少没有哪个长老,能让内门弟子如此自觉地前来守候。

这是一个不安定的危机。等到这一批内门弟子上位,赵不群的势力……想到这里,元官弈的脸色愈发不好看了。

但他只能默默地看着。虽有诸多手段,现在却还不是施展的时候。

当赵不群走出xiǎo院时,他也惊到了,随即便是心中一暖。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师兄弟们都是牢牢地记在心中的。

“诸位师兄弟,赵某绝不负众望!”赵不群施了一礼,随后就向生死台走去。

此时,太阳已经到了头dǐng,不消片刻,便是正午时分。

在山间道路,只能听到整齐的脚步声,只能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头。而当先一人,长衫飘飘,不是赵不群又是谁?而在他身后,则是内门弟子。他们沉默着跟随,想要见证赵不群是如何将许易阳斩杀。

那个资质下等的家伙,却残忍杀害了同门。用赵不群的话説,决不能让同门的血白流!

一路行去,当赵不群到达生死台下,恰恰正午,不早不晚。

然后,他们看到,在青石擂台中央,一个月白长衫的少年,闭目而坐,面容肃穆。他一头黑发长长地披垂下来,被山风吹拂,肆意飘扬。

那一对剑眉,却是高高地扬起,宛如两柄利剑,直刺云霄。

刺破青天锷未残!

恍惚间,直面许易阳的赵不群,竟然有了这样的感觉。

此时,阳光热情地倾泻而下,山风猎猎,吹起众人的衣襟。

许易阳蓦然睁开了双眼。那一双眼中,仿佛有剑刃爆射出来!

“你有什么想説的吗?”赵不群深深地吸了口气,剑气涌动,光华萦绕。

许易阳放声大笑了起来:“此战,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赵不群声音清越,如同出岫笛声,穿云裂石,“世人都想踏入剑修之路,但能成功进入者,都是天资卓越之辈,万中无一。而你,资质之差,也是万中无一!如此,竟然能够进入内门,将那些外门之中,资质远远超过你的弟子们,置于何地?”

“你能代表外门及内门弟子?”许易阳冷笑起来,声音粗犷。

“赵师兄一心为公、光明磊落!”内门弟子愤怒地高吼了起来,“我们唯他马首是瞻!”

听闻此言,在远处关注的元官弈和独孤印,以及一干长老,面色都难看了起来。

许易阳却是放声大笑。

赵不群面色不变:“众师兄弟抬爱而已,不知道你又为何发笑?况且……血债犹在!”

“好一个伪善的赵不群,竟能收买众多内门弟子的心。分明是你主动找人杀我,却説将我説成杀人狂一般,真是了不起!”许易阳冷笑一声,大声説道,“人,从来都只能依靠自己。盲目地奉某人为领袖、虚伪地自诩领袖,都只能説明你怯懦!因为,你不敢一个人面对挑战,你不敢独自面对考验!我信封一句话:虎豹都是独行,豺狼才会成群!”

远处,元官弈缓缓颌首:“此子,若能活下去,将来必成大器!只是……”

“此子……乃是独狼啊!”独孤印也叹息了起来。他怎么都不曾想到,那个作为添头跟着进入宗门的xiǎo子,竟然有如此心性!虽然略嫌偏激,但对于宗门而言,恰恰需要这样的一柄利剑。

此子,若能活下来,当值得大力栽培!

“若你我都只顾惜己身,何人能为宗门扬威?”赵不群却是怒发冲冠,大声呼喝了起来,不再给许易阳説话的机会,“如你这般,就没有资格在御剑宗。废话少説,杀!”

斩骨剑赫然在握,剑光荡漾,剑气如山!

许易阳亦一声狂喝:“出鞘!”

两道剑光骤然闪耀起来。厚重的斩骨剑,和单薄的断水,碰撞在了一起。两条人影,兔起鹘落,一触即分。

许易阳的手微微颤抖着,心中充满了惊骇。刚才他看似是主动退却,其实却是被震飞!

巅峰级剑者,果然不同凡响!许易阳刚才硬碰硬的一击,就是想要衡量一下巅峰级剑者的真实实力。

现在,他知道了——远远超过自己。

赵不群却是冷笑了起来。仅仅是如此吗?那么,就准备去死吧!

手中厚重的斩骨剑挽出了一个精致的剑花,赵不群一声呼啸,剑气骤然爆发开来,宛如灵蛇一般缠绕而去。

许易阳立刻感觉到了周身一片沉重。巅峰级剑者的剑气镇压,果然不是见性级可比。想来也是,一个还在剑者之境,另一个却开始冲击剑侠,怎么可能相差无几?

不可力敌!

真气立刻爆发开来,丹田之中横剑凶神开始无声咆哮,所有的压力立刻一扫而空。但是,许易阳也立刻就知道问题所在——为了对抗赵不群的剑气镇压,真气的消耗速度是如此的惊人!

天地灵气立刻呼啸而来,灌注到许易阳的体内,被真气漩涡扯去,急速转化为真气。随后他开始反扑。面对赵不群斩骨剑凶横的斜斩,面无惧色,只是一振手臂,一招玉女穿针施展而出,断水兴奋地低沉嗡鸣起来,直奔赵不群的咽喉。

同归于尽的打法!

赵不群却是一声冷笑。他手中乃是厚重的斩骨剑,更是自己十多年来辛苦育出的剑器,使用起来得心应手。眼见许易阳如此不顾性命的悍勇攻击,他只一声冷笑,手腕一动,斩骨剑带着巨大的风啸,劈向了断水。

先废你的剑,然后取你性命!赵不群的想法,就是如此简单直接。

许易阳皱起眉头,真气流转,整个人忽然发力,立刻变招攻去。他虽然相信断水绝不会畏惧剑器,但是……奈何他自己在力量上却不是赵不群的对手。刚刚的一次碰撞,赵不群甚至还没用动用剑气,就已经压制了他。

那么,就全面展开剑法吧!许易阳忽然一声长啸,再也不理会对方的斩骨剑,而是自顾自地对其要害展开了攻击。

许易阳的打法,很简单,那就是:就算我死,你也别想活!

西山区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深圳市坪山新区人民医院
长治比较好的牛皮癣医院
苏州冶疗小儿牛皮癣医院
南京治疗白癜风办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