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进果农家记者摘芒果摘得腿发软

2019-04-05 07:50:51 来源: 晋城信息港

住进果农家 摘芒果摘得腿发软

混撒拉村村民正在收芒果 在混撒拉村摘芒果 华西都市报肖翔摄影雷远东 8月,正是攀枝花水果成熟的季节,作为国家“南菜北调”的基地,这里的水果正在走向全国乃至国际市场。

华西都市报用时一个星期,深入水果种植、运送、批量销售的一线,走进彝族村落,与农民同吃同住,体验芒果的种植收获进程,揭露一个村寨20年的芒果种植之路;跟随货车司机千里贩运,调查水果运送的全过程和价格变化;探访果农、农村合作社、果业公司,记录水果种植和市场销售接轨的全过程。

攀枝花市仁和区是中国北端的芒果产区之一。

混撒拉,一个彝族人口占56%的千人小村落,在彝语里的意思是干旱得连草都不长的地方。

纳世春,是混撒拉的1名普通果农。

1992年,他和村民在山上的荒地里种下了批芒果树。

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时隔近20年后,曾被看做是心血来潮的芒果种植,会给这个村庄带来上千万元的产值。

今年是当地连续干旱的第4个年头。

8月30日,我和摄影带着行李住进了纳世春的家里。

摘果20分钟才摘完一棵树 “走,把草帽带上,还赶得及山上收果子。

”下午两点,室外气温升到了34℃,纳世春拿来3顶草帽,敦促我们上山了。

出门沿着崎岖的山路往上走,就是混撒拉的集体果林。

远远看去,绿油油的一片,等爬到山上,数万株芒果树金灿灿的一片。

“我的两万多斤都卖完了。

这几天我们都在帮着村上收,这一批也订出去了一大半。

”此时山上收果子的村民已有20多人,纳世春递给了我一把果剪。

不想我刚一动手,就被叫住了:“你这样剪要不得,太短了,看嘛,汁都流出来了。

”果农李台菊把我刚摘下来的芒果拿在手里,在剪口的地方渗着白色的汁液。

随着李台菊又学了1遍,好歹掌握了要领。

接下来就全靠体力了,这些芒果树高不到两米,硕大的树冠铺开4米多,垂到地上。

树枝上的芒果多则上百个,少则30多个,要想采摘,需要弯腰钻进去才能触到。

就这样,一个一个的剪了20分钟,我才摘完了一棵树。

“我们这里是晚熟芒果,果子挂上树,就正好是热的时候,一个星期内就要摘下来,不然就卖不出了。

”李台菊说。

而这时候,摘了一个多小时芒果的我,已累得腿脚发软,浑身是汗了。

下山重心不稳摔了个面朝天 下午4点过,我和村民毛云成一起,背着芒果往山下的分拣场走。

“重不?这些凯特,1筐少说也有100多斤。

”毛云成告诉我,背篼里的芒果都是从美国引进的品种“凯特”,重的一个有四五斤,轻的也超过1斤

成人咽喉疼吃什么药
抗病毒的小儿感冒药
日常禽流感如何预防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