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国际市场格局正在发生变化熊家齐

2019-05-22 06:53:29 来源: 晋城信息港

稀土国际市场格局正在发生变化(熊家齐)

继日本三德金属公司与法国罗地亚以及包头合资兴建稀土贮氢合金生产线后,今年9月日本昭和电工公司又进入包头稀土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合资建立年产5000吨钕铁硼合金生产厂。这个产量接近去年全世界烧结NdFeB产量的1/3。建成后,包头或中国其他地区近2000吨 金属钕或2000多吨氧化钕就不用出口日本,在包头就“出口”到了“国际市场”。?

这种现象发生的原因和背景以及趋势如何?对我国稀土业界会产生什么影响?令人关注。?

这并非孤立现象,我国改革开放20年来,跨国公司进入中国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初期是试探、摸索阶段,后来大规模进入,现在是大量投资并提升投资的档次和质量阶段。外资入驻我国的顺序,在“稀土-新材料-元器件-终端应用”这条“稀土产业链”上,首先进来的是“终端应用”这个环节的跨国公司。随着“稀土新材料”的跨国公司来我国投资建厂,外资公司正在我国形成四个环节皆备的“稀土产业链”。?

在“稀土”环节,有法国罗地亚公司、加拿大AMR(加华)公司。在“新材料”环节,有日本三德金属公司、昭和电工公司,还有日本清美化学株式会社与包钢公司合资的天骄清美稀土抛光粉有限公司,罗地亚已更名为“罗地亚电子与催化剂材料企业集团”,实际上已升级为主管稀土新材料的公司。“元气件”进来 建 厂的公司更多,世界上的四家PC等用的硬盘驱动器(用稀土永磁)制造公司,生产PC显 示屏(用稀土荧光、抛光、玻璃添加剂等新材料)的有我国台湾省、欧洲以及韩国、日本等 的着名公司,全世界生产汽车尾气净化器的四家跨国公司(共占全球市场份额约90%)。“终端应用”入驻我国的多是行业巨擘或全球500强中的佼佼者,如PC界的IBM、惠普、戴尔。汽车业的通用、福特、大众、戴姆勒、克来斯勒、菲亚特,以及近来的丰田、 日立、本田(汽车还用到加稀土的防紫外线玻璃,金属材料镍氢电池以及汽车电子等)。移动(用稀土永磁、功能陶瓷、抛光粉、贮氢材料)全球大的生产厂商诺基亚、摩托罗拉、爱立信、西门子。彩电等家电或消费电子的世界名家索尼、松下、东芝、三星、LG等。 生产数码相机(用稀土玻璃添加剂、抛光粉、镍氢电池、永磁等)的厂家有索尼、柯达、奥林巴斯、佳能、三洋。生产MRI(磁共振成像仪,用稀土永磁)与节能灯的GE(美国通用电 器)等。?

产生这些现象既有中国的“内因”也有跨国公司的“外因”以及当前的国际大背景。?

我国政治稳定、经济持续高速发展、市场潜力巨大、积极履行入世承诺、投资回报率高等皆是大量吸引外资的原因。近,以管理文明于世的科尔尼公司公布了2002年全世界 “外国投资信心指数”中国排名第1(信心指数1.99),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 等国分别为第2至第6名,日本位于第12名(1.12),昔日四小龙的中国香港(0.95)、韩国 (0.91)、新加坡(0.89)与中国台湾(0.85)各位于第18、21、22、与24。另据报道,今年我国吸引外资可能再创新高,突破500亿美元,今后5~10年,年均可达700亿美元。而且,9年来,我国连续位居发展中国家吸引外资额的首位。?

现在全球经济不景气,中国“一支独秀”,跨国公司不会错过这个好时机,纷纷调整战略,加大向中国这个号称“世界工厂”转移的速度。日本公司表现尤为典型。20多年来 ,当许多欧美公司进入中国时,日本的观望失去了不少机会,在PC、移动、汽车领域已 被“ 先入为主”者占了先机,现在日本公司以“跑步”速度进入我国。日本的经济一直疲软,去年经济增长率为-0.5%,今年一季度为0%,第二季度为+0.6%,出现了走出低谷的曙光。就是这个+0.6%,日本九大电子电器公司总体扭亏为盈作出了较大的贡献。索尼、松下、日立、三菱电机、夏普、三洋6家公司中有的增盈,有的扭亏为盈,东芝富士通与NEC虽仍亏损、但 扭亏幅度大。九大公司总利润额为664亿日元,而去年第二季度总亏损840亿日元。松下在长 达1年的巨额亏损后,今年第二季度盈利100亿日元,而松下(中国)的利润远高于其全球平均水平。三洋的家电第二季度在全球的总销售额下降16.5%,但在中国的销售额却上升。以往,日本公司生产的产品主要在国内消费,二流产品销往欧美,中国成为其三流产品的市场。现在,松下的PDP(等离子)彩电在中国与日本市场同步上市,有的新产品甚至早于日本上市。不仅日本,就是美国、欧洲、韩国等国的跨国公司都争相将的产品转向中国生产和销售。实际上,中国已逐渐成为跨国公司集采购、研发、销售于一体的一个全球重要基地,也是国际化生产、竞争在中国大陆的体现。?

由于国际竞争激烈,跨国公司非常重视“供应链”的建设。一个公司只是“链条”中的某个环节,准确选择上下环节的伙伴至关重要。当今世界总的产能过剩,如何满足不同 客户群不断变化的需要,大规模生产还要满足客户“个性化”的需求。因此,不仅要使“供应链” 畅通无阻还要能快速响应,要随市场变化进行研发和向生产快速转化。合作伙伴之间有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高度协作的运行机制,实际上是利益共同体。往往是,下游的跨国公司在 世界何国何地投资建厂,上游的供应商就跟到那里。这就是“追随客户”定律。也是跨国公司的“群居生存”法则。?

以往,跨国公司在中国的“稀土产业链”上,“新材料”环节是个瓶颈,多从中国购置稀土,运至发达国家生产成新材料,再返回中国装配成元器件或终端应用产品。现在既然 技术的产品都可在中国研发和制造,还有什么不能进入中国;更何况中国有低得多的生产成本。据日本贸易振兴会的调查,不要说美国、日本、欧洲,就是新加坡工人月均工资也 为420美元,马来西亚吉隆坡为198美元,而中国深圳仅为43~106美元。因此跨国公司甚至还要将新加坡、吉隆坡等地的生产线转向中国。?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本土包括稀土在内的制造业的崛起。去年,中国宁波韵升强磁公司进入包头稀土高新区,将建成年产3500吨NdFeB的工厂。韵升的NdFeB也是全球跨国公司“供应链”中的一环,其产品供给包括在中国的一些跨国公司。?

“稀土新材料”的跨国公司向中国转移,必将增加稀土在中国的消费量,而且是“次”的消费。? 应该强调的是,这是一种生产线的“转移”,大体上不会增加全球稀土消费量,千万别误导为世界稀土消费量大幅增长。只有全球“终端应用”环节需求增加,消费量才会增长。?

当然,“转移”有个过程,也不会全部“转移”,所以出口还是有的。但至少可以缓解稀土出口许可证难求的局面。更重要的是,我国稀土企业的产品容易与“国际市场”接轨,不仅知晓产品应用领域,还可“追随客户”,随着各种新材料客户提出的不同要求“与时俱进”进行研发和更新换代。?

这也是企业调整发展战略,准确定位的机会。根据市场需求与企业特长,从长计议发展规划,一种稀土产品可以有不同的应用,就可以加入到不同“稀土产业链”的各种环节,融入到世界的各种“供应链”中去。因此这也是我国稀土的“产业结构”与“产品结构”调整的时机。?

由于具有全球比较优势的稀土资源仍由我国企业掌控,外资进入多采用合股的方式,如包钢与日本清美合作生产抛光粉,现在又与昭和电工合资生产永磁合金。产权的多元化与稀土产业的多元化还能增强我国企业的活力。对于我国“稀土新材料”产业而言,面临着发生在本土内的“国际竞争”而且面对的不只 是单个外资企业,是整个国际产业链。就如同世界四大家汽车尾气净化器公司,已经牢牢地掌握了全球主要的“汽车产业链”的需求市场。?

从我国电子、信息与通信产业来看,多采用“合作与竞争”的策略,中国的海尔与日本的三洋电机,生产移动的首信公司与诺基亚,生产PC的长城与IBM等等,都取得“双赢”的效果。 当然,前提是“自强”。至少,从宁波韵升强磁集团,看到了我国稀土新材料产业的希望。

总后原副部长谷俊山被提公诉 疑涉后勤装备采购
2018郑州清明节限行吗
全国何时将统一城乡义务教育经费?2017年起免书费
本文标签: